枫林晚

剑网三

狗粮

    苍爹和喵哥第一次吵架,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只是气氛莫名地变得浮躁激动,尽是火药味道的话从口中说出来,仿佛没有任何退路地倾吐出来,灼伤对方也让自己在冷静下来之后没有了回头说抱歉的台阶。
    苍云的性子让人讨厌,好时千般好,恼时顿成仇,话未说完提了沉重刀盾转头就走,刀锋挑开门帘,一股夹杂雪花的凛冽寒风冻得喵哥心头发凉,那人头都不回,径直闯入漫天大雪之中,何处去寻?
    喵哥坐在营帐里,不敢走,往昔狂放洒脱的人也变得畏首畏尾,他怕要是出门去,苍爹消气回来了找不到他该如何是好?如此想来便更不敢挪出去一步,心里急得像是被圣火灼烫一般,又恨自己嘴笨怎么就不会说几句服软的话。
    良久过去,喵哥看着炭盆中的红炭变黑,外头的天光亦是暗了下去,越发急了踏步就要出门,眼中得见一道身影,玄甲,白翎,正是心爱之人。
    “对不起...”
    “对不起。”
    一句话,两个人,三个字,同时的脱口而出,恐怕只有天知道是默契还是后悔了又想通了才这般开口。
————————
   “你去哪儿了?”喵哥的红发在火光的映照下与金饰一道闪闪发亮。
    苍爹沉默片刻,才道:“我就坐在营帐外,未敢走远,怕你寻不到我。”
    我只是怕你找不到我。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