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天策·狼啸

         李傲六岁的时候被李律从战场边上的水沟里给捡回来。当时李律自己也是个半大孩子,头一次上战场,千骑驰骋铁蹄踏地,声音震得李律差点就以为自己要聋了。敌军一退。李律就去跟着清扫战场,鲜血浸透土地,将旁边的水沟都给染红了。他看见个孩子,趴在那里正要去饮污浊的水,莫名就动了恻隐之心,李律叫住他,又求着将军首肯才把这孩子留在天策府中,起名为傲。
         “律哥!”十七岁的小伙子已经有不少军功记簿,一身定国银甲尽显意气风发。也不知道李律这种沉稳性子是怎么把李傲带出满骨张狂的。他更喜战,不怕死人,这从他小时候就敢趴在死人身边喝血水就能看出来,而李傲的解释是当时太渴了。他身先士卒,枪挑敌首挂在鞍侧以此为荣耀更是常有的事。李律则不同,更为善守,如岳如林。
         “你这次随主帅去,可有收获?”李律应了一声,放下擦得锃亮的长枪。
         “律哥你这次没来不知道,我奉军令杀敌逐其几百里有余,将敌首斩落马下!”李傲一提战场眼中就闪闪发光,倒是好看。
         “好。你这趟辛苦。”李律转而言道“不日我等就要开拔,你先休息,才有精力再战。”
         李傲在他律哥面前一向听话,没再多说就去歇下了。能说话的日子多着,急什么?
         不料此一番战事凶险,天策府十折七八,军旗委地银枪折损。
         “李傲!过来!”李律因为额头流下的血而看不清李傲的处境只能大声叫他来自己身边。李傲此时眼中战意滔天,正厮杀间听得一声呼唤便回过头去。他知道自己这次可能走不出去,会死在这里。李傲不是没想过如果自己并没有被李律带进天策府会是什么样,可与其平庸一生不如战个痛快,也对得起李律教他的“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独守大唐魂”。
         “律哥!”李傲冲到李律身边,后背相抵便有了力气握紧长枪驱散靠近的狼牙。
        “李傲,我以前教过你什么?”
        “长河落日东都城,铁马戍边将军坟。尽诛宵小天策义,长枪……”二人同声还没说完,李律便用胸膛去挡住了袭向李傲的凛凛寒光。肢体摔倒在地上的声音不小,只是在战场上就听不太清了。
         “长枪独守大唐魂!!!”李傲的枪越发狠厉,怒目而视已经有些发怵的狼牙军兵士,到后来,李傲看到苍穹挂着似血残阳,满目凄惶。

        “我天策将士,有八字切不可忘。”
        “苟利国家,不求富贵。”
        “愿以手中长枪卫我大唐河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