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乱世之中,所有人的愿望都是很简单的三个字:活下去。
      兵戈动荡时,保不准何日便命丧黄泉,死后孤魂无处哀嚎。刀影下鲜血横流,杀戮后家破人亡。杀人的跨马提刀扬长而去,没命的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沈毅带着他手下兵士路过的时候,这地方已经快要被雪埋上了。都是战场上下来的,对着死尸也不觉得有什么,简单收拾一下,还能借这屋顶挡挡雪。
      火升起来之后便驱散了大多寒气,还能烤热干粮。沈毅接过饼子刚要下口,就听外头站岗的有些动静,连忙站起来出去查看。原来是个少年,应当是劫数来时被其父母藏起得以逃出生天。
     “你带我去杀那些坏人。”那孩子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是野兽一样的凶和恨,沈毅看着他就像看到了青骓牧场上的狼。
      沈毅没法带这个眼如凶狼的孩子回北邙山去,只能就近将他送去驻扎雁门的苍云军中。
      时过三载。
      沈毅有时还会想起那个孩子,好像是叫燕平。
      刚思及此,就听有人来抱,苍云军派了信使前来。沈毅刚出了营帐就看到一匹黑马旁站了个玄甲白翎加身的人,待其转身,沈毅便认了出来。
     “末将燕平,见过沈将军。”
      沈毅接了燕平送来的信,又与一众将领商讨过后,已是月上中天。拖着甚是疲累的身体回了营帐正打算歇息,只听得一把低沉声音从身后传来,沈毅随手拿过长枪动如矫龙,枪尖破风直扑来人咽喉。不曾想一柄陌刀将之格开,凛凛寒锋映得燕平的脸上又多凶煞气。
     “沈将军别来无恙。”
      沈毅笑骂一声收回银枪,招呼燕平进来,不敢饮酒只喝茶叙话。方知燕平三年来在苍云军中磨炼已有长进,心下甚慰。
正高兴的沈毅不防燕平突然靠近过来,在他耳边撂下一句:“我一直都记着你。”
     “我以前只想着活下去,在那群强盗眼皮下活下去,在严寒里活下去,在训练里活下去,在战场上活下去,后来发现不只是活下去那么简单,我要活着见到你。”
      燕平的个子已经和沈毅差不多,他没什么特别有效的办法推开抓着他手的燕平。许是也不想推开,否则打一架也没什么不行。
两日后,燕平离去。沈毅策马一直送了很远。燕平听着身后军旗千面猎猎翻飞,沈毅的马嘶鸣踏地,心头竟也觉得无甚可惧。
      不只是要活下去,还要待到山河平定日,再相伴共赏青天。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