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秋窗风雨夕


      又是一遭冷雨裹秋风,翠湘竹与霞影纱窗俱是湿透。宝钗一早听莺儿提林姑娘病了便换上衣裳命婆子撑伞赶去潇湘馆,一路行来只觉得这雨中缠着寒气磨人,还不知道他要怎么咳嗽。好容易穿廊过园地来了,近及却又踌躇,淡鹅黄的裙子被雨水打湿贴了绣鞋,婆子开口道:“姑娘急急的来了,怎么不进去?”
      宝钗对黛玉一直是怜爱有加,疼他无依无靠又与自己颇为同病相怜,又惜他好才华玲珑心,不知何时怜爱竟丝丝化为红豆情绕在心头再难消去。说话间还是掀了门帘,宝钗进屋便闻着了药味萦在房中,紫鹃忙向内间通报说宝姑娘来了。只听见黛玉尚未开口便连连咳嗽,宝钗便自行进去,只见黛玉穿着一身竹青的裙子正躺在窗边的雕花木榻上倚着软枕掩唇咳嗽,越发显得他身子如似弱柳。
      宝钗接过紫鹃递来的茶坐在榻边与黛玉说话,喂着黛玉喝茶润嗓子,见他眉尖微蹙只怕这病又折腾得不轻。便说要使人送来些燕窝炖了给黛玉滋补身子,又说了好些话宽慰这琉璃心儿的人。
      黛玉心思剔透又怎么不懂这位蘅芜君的情意,平日里就看他聪慧大方最是体贴人。此时房中只他二人,黛玉撑身起来抬手便拥住了宝钗素腰,可也止乎于此。宝钗亦是有些怔了,待回神,已是抚住黛玉鬓发有些时候,似可闻见女儿家的胭脂味儿又掺了墨香药香缠成一股直缭在鼻尖不肯散去。
     “妹妹……”
      秋雨打纱窗,又催花落青草黄。那一层软烟罗隔了天地广大更迭无常,只有室内静谧道不出的层层心绪与实实在在的软玉温香。
      宝钗又与黛玉说了会子话,回了蘅芜院便叫莺儿取出一大包的上品燕窝,仔细过目后方并着那包洁粉梅片雪花洋糖叫稳妥些的董妈妈送去,不可谓不用心。
      湘妃莫道落英凉,蘅芜自有心来藏。
      秋风冷雨催残暮,书映衷肠影映窗。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