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艳鬼


      帝辇离长安,四野多动乱,霎时间天地颠倒民不聊生,虽无饿殍遍野却是生灵涂炭。贤士言天道不仁,粉饰太平被安禄山等人的一把烽烟烧得残破不堪。
      乱世出妖邪,天清地浊早已颠倒,凶煞缠怨不止在坟头荒地里凄凄惨惨,而是夜出人形,害生者性命,招亡魂过阴司与其作伴。
      既有妖邪也定有道者出世驱魇破障。且说纯阳宫下弟子,道号清鹿,是少有的女弟子,剑术精湛道心恒定,为历练而下山,走山河千里行侠义之事,一日行至洛道长守村,只见战火摧残良田成焦土,处处残垣,饥鸦飞过头顶硬羽割开空气发出飒飒声响,配上雨水将来的厚重层云使人分外压抑。清鹿牵了坐骑本想找户人家落脚奈何此处十室九空,还有一户也是停了副破破烂烂的棺材。不过屋子虽然破旧好歹仍有四墙一盖,在即将到来的雨天中,也是个休整的去处,清鹿安置好马儿便收了遍地散落的枯草断枝点燃取暖,不多时就听屋外雨落屋檐,风卷大水从天而来,似是要冲刷干净这里的血污长恨。清鹿盘膝而坐,火焰橘黄跳跃映照一张如玉姣颜,给这张素来清冷的脸平添几分落入凡尘的烟火意。
      起初只听得到大雨声,后来又多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在远处倒像是从棺中发出,清鹿起身持剑走过去,若是宵小藏匿,青锋三尺必凛然出鞘。不想,从中竟然坐起一位美人来,乌发如缎覆背取少数以錾作天南星样的素银长簪挽起,眉梢淡扫唇畔浅笑,一袭墨衫衬着紫裳分外温婉,只见这女子从棺中出来盈盈一礼开口:“这位女真,万花弟子穆南溪有礼了。”
      这花谷弟子说自己也是行至此处,太累就在这里休息,睡得太熟就没有听到清鹿进来,又惊呼一声掀开染上点点碧血红梅的白锦广袖,清鹿一路匆忙只是匆匆包了臂上伤口,不想策马颠簸还是挣到了,故现在流出血来。穆南溪拿出随身药包给清鹿除去旧布又涂新药,看到那女冠忍着疼痛蹙眉也不失清冷样子穆南溪轻轻一笑,被清鹿察觉侧目看过去,似乎有一瞬见到满山鸢尾花开。
      穆南溪似乎分外喜欢说话,不过是共檐避雨,于她浅浅话语中不知不觉亲近许多。穆南溪说自己在花谷中也有习乐,这次出来只带了一管竹萧,檀色的穗子挂在萧上随穆南溪的动作微微晃荡,萧声悠长掺杂在风雨中听来颇有出尘意,清鹿静静听着待曲终了方道:“你...可愿带贫道去万花谷?”
      穆南溪臻首低垂掩去了目中黯然,只应了声好,过了会儿又低语说:“你带我回去也是一样的。”。
      火将熄,夜未尽,雨水连幕将天地倾倒冲刷,乾坤摇晃。
      次日云散,清鹿起身从窗向外看去,阴翳退尽后空气中尽是雨后湿润清新,破屋中只有清鹿一人,穆南溪像是从未出现一般。清鹿左右看过并无所获又将视线落去棺木中,走近细看只见一女静躺其中,正是穆南溪。待清鹿探手过去才发现她早已死去多时,恐怕是来这长守村行医救人却遭了不测,玉殒于此。清鹿心中无惊无惧,只有翻涌悲意不歇。她葬了穆南溪,取下那佳人的长簪与竹萧,稽首而拜。
      常闻青岩花海,碧水三星,想来你也是夜夜牵念,盼望芳魂有归。
      无妨,贫道......我这就带你回去。
      马蹄疾驰踏落雨,
      只恨山遥无奈何。
      而今携卿相归去,
      再话星河梦南柯。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