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遥寄北风时


又及入冬时分,宁荣两府照旧富丽堂皇,街上碎雪尚未堆厚便被小厮们扫去露出大道来供老爷哥儿们外出行走。
宝玉这日又应友之邀出去看戏,袭人晴雯忙前忙后打发了他出门才算歇歇,刚放下银丝碳要暖暖手就听麝月说着林姑娘来了。
黛玉来前不曾使人打听宝玉可在,进了屋方知,只与袭人说会子话便要回潇湘馆去,园子里这时景色正好,小径曲折藏在梅后,细嗅正有暗香阵阵,黛玉止步不前为寒梅傲骨风流喜欢不已,紫鹃怕他冷便去取手炉过来。
一时这梅间只站了潇湘妃子于此佳人独立,素手纤纤扶上梅枝细看不曾料到身后有人款款而来。
宝钗于廊下走过,看人影倒像黛玉便想吓他一吓,于是提裙慢步绣鞋轻踏近到黛玉背后伸手一搭,黛玉果惊而回首,见是宝钗正笑嘻嘻打量,不由得抿唇一笑薄有嗔怪地开口言道:“宝姐姐走路也没个声,没来由地吓人一跳。”
宝钗见他眉尖弯弯更觉比平日多些娇俏可爱,伸出手去拂落黛玉大红观音套上细碎雪沫领了他往廊下走,便言:“我见颦儿正做棣华诗,却不怕湿了裙子。”黛玉知他是笑自己入神,便不多言。
二人回了潇湘馆,紫鹃雪雁上来给他两个烘干裙子,黛玉这才仔细看到宝钗身段风流,比较自己更多几分大气温婉,见他转身,黛玉赶忙掀了覆镜纱帕作整发髻,但见镜中人儿已是红了双颊倒像春日桃花。宝钗过来与他整理一番,又嘱咐几句这才去了。
又过一日,莺儿送来数枝正好梅花,置在瓶中摆到案上,香气袭袭。另伴宝钗落字的小笺一封,寥寥数笔写的是:芬荣欲共持。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