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家书

喵哥在刚入冬的时候奉命回了大漠,一去几个月,等他重新踩上死亡之海的滚滚黄沙时,雁门关已经下过几场纷扬大雪。
苍云换岗下来,身上尽是凛冽寒凉,越发显得他气势冷漠迫人,自将士手里接过一个不小的包裹,打开之后才发现里头是一件狐裘披风。
狐狸是沙狐,喵哥亲手在大漠里猎来,生怕有一些破损毁了皮子,杀伐果决驱夜断愁的弯刀在分剥皮肉时也格外利落。整张狐皮经过太阳的曝晒,没了畜类的异味,松软毛绒间存储了大量温暖与手作人的真心诚意。
苍云抓起披风反手披在身上,遮挡去了寒风与冰雪,毛绒绒的领子贴住脸颊仿若那人的手轻轻抚触。苍云笑了笑,一身冷然消失殆尽,他拿起夹在狐裘披风里的书信,不甚齐整的汉字罗列纸上,写满那人深情厚谊念念不忘。
“我给你做了披风你得穿着,等你以后可以离开雁门关,我就带你来三生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