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杯里江湖

叶凉第一次看到玉生烟是在西湖,断桥上站了道昳丽身影,一袭罗裙色似初荷,三千青丝用白玉簪子绾成发髻,细细流苏垂在颊边,黛眉两弯眼中烟波千顷,似将西湖潋滟收入其中的温婉如画。佳人撑伞,遮去飘摇细雨,叶凉命人将船划过去,兰桨推水有声,玉生烟偱之看来,得见黄衫公子,正是意气风发的轻裘策马,道一段年少风流。
七秀坊教习弟子剑舞凝光,若双剑不入敌阵,也是引人迷醉的曼舞飞天。这便是叶凉第二次见玉生烟时,她舞步若踏莲飞羽,扶风垂杨。叶凉自此将玉生烟的浅笑回首刻在心头。
可恨鼙鼓声起,山河破碎,仿若一夜之间天地皆换了模样,歌舞教坊沦为狼营蛇据,皇城楼阙踏入逆臣叛将。百姓遭逢战乱,世道大变处处民不聊生,幸有正义之士佐郭家军队并天策府苍云军匡扶社稷,叶凉也行走天下除匪驱盗权作游历四方。
不料某日为人所伤,人事不知,还以为自己要撒手驾鹤的时候睁眼恍惚得见佳人守在身侧,更觉应是去到黄泉道,否则如何能在这里看到玉生烟?
小有侠名的叶凉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叶凉生性洒脱,却在玉生烟面前言之无措,若被李律知道,恐怕又要笑他很久。
“玉...玉姑娘怎么在此?”虽说美人救英雄也不是甚新鲜戏码,但无论如何,这被救的一方,开口永远是这么陈腔烂调的一句。
“我不在此,谁又救你呢?”玉生烟反问回去,起身便给叶凉取药,行动间环佩琮珑,银铃清浅极为好听。
素手纤纤端来一碗清苦药汤,叶凉喝了个干净,不觉口中苦涩,倒是在玉生烟的眼中,又看见了西子湖中的水涟漪漪,那是叶凉思慕多时的江南柔情。
鬼使神差地,叶凉便开口:“玉姑娘,你...可愿随我一道行走江湖?”
只愿从此可将这暖玉拥在身侧,留在怀中,纵弥烟不留,心肠诉与她知道,也无悔了。叶凉这般想道。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