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杯里江湖

《医鹤》
纯阳弟子修道修手中三尺青锋,入红尘而铸道心。故多数会离华山游历一番,凭风本不愿意下山,而他师父连打带踹地把他弄出大门口,丢给他一句不到三年不许回来就甩袖子回去了,凭风只好整整道袍信步而去。

红尘多烦杂,凭风下山后给这俗世下了个定义。浊世逢乱,安禄山史思明起兵,鼙鼓惊破霓裳舞,河山破碎狼烟弥漫。于是青锋诛敌,道袍染血。

可有一日,凭风与狼牙军缠斗时负伤,险而又险方才逃脱,尚未看清此是何地便体力不支晕厥过去,再醒来已经躺在一间房中,药香充盈室内,凭风起身扯动伤口痛处仍旧忍着站立起来,只见并排放了许多小炉,上面皆熬煮汤药,竟无一空闲。凭风正四下看时,身后传来言语声,温和平静。

“仙长身上的伤尚未痊愈,此时走动不易恢复。”
凭风回过头,但见一人手持药草立于门口,一身墨色衣衫叫他穿得温润儒雅,三千青丝落于背后凭带而束,端的书卷君子。

凭风本想稽首为礼只是手上的伤实在不许,对方也无有让他行礼的意思,径直走过来扶着他回到榻上。

交谈方知这人本是万花谷弟子,精通医道,其名孙楚,此次随天策李律苍云燕骨二人一同到这里,算是军医。凭风本就闲散惯了,突然有个人来管着甚是不适应,例如他晨起想要活动,被孙楚瞧见便要训斥一顿,“伤未好尽怎可如此?”

人心为暖,这是凭风给俗世下的第二个定义,随后又加了半句,孙楚这人实在唠叨。

孙楚本来只是往天策府去探望李律,不想战事一起风云变色,燕骨寻来后两军同行,不想野外遇到血污满身的凭风,孙楚医者心肠便救起他来照顾着,日久,就有了旁的心思。只是不好明说便时刻注意着他的动作,故而也就常能逮到凭风的错。加之又是大夫,对待病患更是严谨,不过这苦处还得凭风挨着就是了。

红尘为伴,许久之后,凭风如此对孙楚说道。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