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杯里江湖

《野鹤》
        郭婷不太记得自己认识师父之前的事情了,她六七岁之前的记忆不太完整,据她师父的说辞是,脑子磕坏了。对,她师父号云闲道人,听这个名字应当是一个出尘逸世的道长,道袍拂尘再加一把长剑,云闲道人确实也就是这个形象,所以才能带走了当时在狗嘴里抢食的郭婷。
        “你这小姑娘倒颇为机灵,往后跟着贫道罢。”
        “女儿娉婷,你就名婷。”
         但事实是,这位道长不多说话是谪仙,话说多了就是个舌头比鹤顶红毒十分的“神棍”。
         “师父,我从哪儿来?”这是每个小孩子都会问的问题,郭婷当然也问过。
         只见她师父从仙风道骨逐渐变得满脸的不屑:“你?为师当年游历在外,买饼的时候人家送的。随后为师就过上了生不如死的日子。”
         郭婷:“......”
         师父你这么嫌弃你徒弟真的好吗?!
         云闲嘴毒但该给郭婷的一样不少,但是日子过得太快,快到云闲来不及看郭婷长大就要离开,于是只能暂时把她交托给丐帮尹姓友人,那汉子一拍胸脯:“云老道你放心去吧,闺女交给我准没错儿!”
         道人眼神里满满的“就你这个德行哪里都是错”表现得淋漓尽致。郭婷只知道师父要走,于是抓着他的白袍子,刚抓过烧鸡的手在上面把油花蹭了个干净:“师父,你不带我一起去啊?”
         云闲心里泛软差一点就答应带着,又硬下心肠把一贯的不屑挂回脸上:“为师要去拯救苍生,就你?半路就叫狼给掏了,送菜去呢?”瘦长的手扯回袍角,立刻发现了布料上肉香弥漫,眉梢一挑:“这袍子有黑有白你就专往白的地方下手是不是?给我在这里站着,日落之前不许动。”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敢动打断腿!”然后郭婷就看着道人背影逐渐远去,月升也没动地方。
         云闲一去就是三年,郭婷都十二了,入了丐帮,拜在成都分舵。某日正在街上玩耍,忽而看到一个道人,身形背影像极了她幼年离去的师父,郭婷青竹棍一点就跟了上去,终于在那道人转过来的时候看清了脸。
         “师父!”
         “......”云闲看着眼前这个腰挂铃铛头戴帽子的小姑娘,内心是:尹风来我就知道这孩子得毁在你手里!
郭婷再看见她师父高兴得喜出望外,说个不停,云闲一边心里把尹风来颠来倒去骂了百八十遍一边听着郭婷诉说三载事物变迁。
         “那你是要和我回纯阳宫还是留在丐帮?”云闲提问。
         “我丐帮不论出身不分贵贱,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义满天下!”
         得,这是被尹风来给洗了脑,带不回去了。云闲在心里又把某尹姓男子拉到了耻辱柱上倒来颠去地骂。正骂得开心,郭婷拉住了云闲的广袖。
        “师父,你还走吗?”
        道人看着女童眼睛里闪着的光彩,鬼使神差地张嘴:“不走了,师父陪着你。”
         “太好了!等我长大了就嫁给师父!”
          云闲仍旧点头:“好......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