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杯里江湖

《无悔》

         燕骨在入苍云麾下之前,是个劫道的,不劫平民百姓,专抢当官的,他觉得自己挺盗亦有道,直到遇见李律。
         李律是天策府里的,一身正气,银亮亮的甲胄束了个遍,头上一根赤翎晃得燕骨想给他拽下来。前提是,他没被李律的枪怼得躺在地上喘粗气。
         “你想一直当强人?”燕骨后来无数次想起当时李律的表情,但又觉得好像被如血晚霞渲染得看不太清楚,只能听见声音,铭刻在心。
         “能有正经营生,谁愿意干这个买卖。”燕骨记得自己是这么回答的。
         “那你可愿同我一起守大唐河山?”
         “能成英雄?”
         “自然。我这儿有书信一封,你带上,去雁门关投苍云军罢。”
         雁门关好像总是下雪,手里的刀盾好像总是太重,李律的书信好像总是寄不到。
         偶得信笺两张,字数寥寥,还要请旁人给读,燕骨心里别着根刺,故而哪怕战场归来浑身疲累,也要去先生那里交了功课,就为多习文字,能亲手给李律写封信。
         天策府里李律看着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实在想笑,可惜看不见写信的人,笑了他也听不见。
         血战天策,十折七八。燕骨听了这个信儿差点立刻骑马冲出雁门关,所幸他也习得兵法,有了将衔,沉稳许多,纵使心似油煎也挨到统领令下支援天策府他才点兵出发,燕骨心里,装了雁门关,装了天下河山,装了苍云风骨,也装了李律。
         东都风云变,平添将军坟。
         燕骨一路走来,杀得心里都麻木了。他找不着李律,也就将怒气忿怨洒到狼牙来敌身上,功劳簿上浓墨重彩,得了骁将的名号。
         李律看到燕骨是在北邙山脚下,玄甲都包不住的煞气,白翎染了极多血迹驳杂,他招呼了一声,那人先是一愣,随即看向这处快步跑过来,眼中有欣喜有极多感情。
         旧话未叙,又闻烽烟。两人整甲上阵,只得一人归。
         燕骨死了,身首异处,狼牙军对这玄甲骁将恨之入骨,围困其于某处,燕将拼力不敌,被枭首高挂阵前,李律一见险些栽下马来。
         鏖战至天明,狼牙败退李律才能去取下燕骨的头,可惜指套上浸透鲜血,李律越想擦就越是擦不干净燕骨苍白脸上的血污。当晚,李律好似做了个梦,梦里他四处找寻,看见燕骨远远站着说话:
         “苍云所属,皆为同袍兄弟姊妹,当誓死相护。
         凡因私欲叛国、背信、不义、害民者,皆为苍云锋刃所向。
         与苍云信条相背之事,只问是非,无有余地。
         苍云之动,不为天开,不为雷动,不为霜停。
又听见他说:
         东都儿郎,八字不忘。
         苟利国家,不求富贵。
         李律,你看我背得可好?”
         醒了之后,李律就疯了,战场上依旧骁勇,只是偶尔会念叨燕骨的信还未寄到,雁门关雪尚未停歇。
         “那你可愿同我一起守这大唐河山?”
         “那你可后悔同我一起守这大唐河山?”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