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黑白论

2.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光明与黑暗。黑与白相辅相成,却又表现得互相排斥。        
       午后阳光洒落在街道地面,给这座城市凭添上一份懒散。 而张佳乐没有时间像往常一样泡上杯咖啡慢慢喝,或者,睡个午觉。原因就是刚刚送检过来的一具尸体。现在正被他仔细鉴别着伤口。致命伤是胸口的枪伤,以子弹口径判断得出,杀人者所持枪支在目前来说,除正规部队外,只有某人能够拥有并使用。至于其他外伤,也只是因为死者生前被殴打所致。那人总是在挑战着官方的底线。

       不得不说,这座城市的美好将所有的阴暗与混乱都完美掩藏。如果张佳乐不是很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和事件,他真的挺想就在这里工作几年直到一纸调令了。张佳乐摘了手套回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到四点,打开电脑的文档模板,将他所有的发现全部以报告的形式记录下来,点击保存打印。

       还带着微热温度的A4打印纸被钉好放置在文件袋里,张佳乐觉着自己应该可以下班了。以及他和另一位邹姓同事在早上打了个赌,看谁能先下班。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赌约有多么无聊。但也是他们这种工作环境下少有的调剂。张佳乐收拾完毕神清气爽的下了楼后。看到站在门口比他更神清气爽的邹远,有点怀疑人生。

       “第二了吧组长?”虽说是前辈,邹远还是想着小小的玩笑可以彻底令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张佳乐莫名对这个“第二”有点不爽,不过心情确实轻松很多。干笑几声与邹远道过别后拿出在裤子口袋里震动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唐昊。

       唐昊从警校毕业后做了个小片儿警,虽说每天的事情并不多,但是他总是觉得有些地方隐隐躁动。是他年轻人的热血不甘平息,相比之下,唐昊更想成为一名刑警。而所里的林敬言和他闲谈的时候说起,这里的民警也不比刑警差。有天林敬言突然接到调令就离开了这里,而唐昊的搭档也换成了孙翔,一个和他同样年轻的警察。

       虽说两人之间有些小摩擦,但也都是因为双方面不服输的性格,时间久了也就有了默契,年轻人总是会很快的适应。这次周末两人借着休假想要出去吃饭, 正好也叫上了张佳乐。三人定下见面地方就各自出发赶过去。

       吃饭是一定要喝酒的,这喝着喝着就喝多了,而孙翔的酒量不太好,三瓶啤酒下去就扶着电线杆吐,张佳乐结了帐和唐昊一起扶着孙翔往回走。与一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唐昊觉得他有点眼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懒懒散散的模样实在引不出更多的念头。半醉的年轻警官甩甩头,脑中的眩晕感并没有减轻多少,倒是晚间的凉风吹着他的身体舒服很多。

       喻文州约了一个人来见面。其实他手下的生意和那个人的可以说是息息相关,但是他却不是很看好毒/品这一方面,从心底里的抵触。喻文州觉得有些时候甚至无法建立一个牢固的生意关系,或许他上一刻还在笑着谈论,下一瞬就已经用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这不是所谓的喜怒无常,只是无所顾忌的行动而已,他也有这个能力和实力。

       不过......喻文州的想法被一阵飘近的烟味所打断,原本一直沿着杯沿滑动的手也停下动作。视线中出现的人一脸的散漫,上翘起的嘴角怎么看都带着一股嘲讽味道。喻文州开口,平淡温和间带上点笑。

        “叶修。”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