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晚

剑网三

黑白论

1.

军人

        作为一个军人,韩文清无疑是合格的。坚持与无畏拼搏成就了他的荣耀。从普通士兵开始,韩文清的风格就是一往无前的冲,即使负伤流血,即使枪林弹雨随时丧命,他仍旧是冲,毫无畏惧。 韩文清比其他人更多的付出鲜血汗水,一路向前从不后退半步。铁打的营盘留下了他这个兵,军衔中校,特种作战队的队长。

         而他现在正襟坐在办公室里,脸上严肃尽显。 韩文清对本次任务的对象早已印象深刻,其狡猾程度由屡次逃脱抓捕中可见一斑。韩文清布置下作战计划并带人深入,几个同来的战友也是默契配合。他握紧手中的枪直到其染上掌心温度。即便最后无力再战被擒,面对着对方的枪口,在他脸上也看不到丝毫惧意。

        无论成败,绝不回头退缩。


律师

        法庭,向来是裁决公正分明的地方,天秤衡量是非对错,公道人心。而身在其中的律师也是如此,以法作为手中利剑,维护着委托人的权益。

        肖时钦已将所有材料准备齐全,脸上笑容温和平静。这次的案子很简单,民事诉讼。不需要用多少时间就会结束。 从容不迫拿出法律依据,不温不火却是张弛有度胜券在握。即使对方律师反驳犀利,他仍旧是思虑缜密对答如流。最后陈述时令对方无以作答更是无法反驳。

        胜局已定。 合上文件。肖时钦拿了支笔在手里转,一条信息却使他手中的笔摔在桌面上。但很快肖时钦就调整过来,笑了笑。显然,他对这起公诉案很有兴趣也不能拒绝。

         永远会做好准备,保证万无一失。


警察

         街道上的行人各自走着,都在听见一声“别跑!”后纷纷转头看向声音来处。孙翔就是说这句话的人,他正追着前面手抓女士背包狂奔的年轻男子。 出来买个方便面的功夫,就有人在他面前抢走了一个姑娘的包。而这位脾气像火的年轻警官直接就追了上去。

         几条街过后对方一直不停,孙翔也有点着急,正准备拿东西砸对方来阻止前进,却看到另一个熟悉身影从旁闪出一脚踹在那人腰上。

        “唐昊?” 尽管他们只是大家口中的小片警,但年轻所燃烧出的热情却从不消减。唐昊并没有回答孙翔而是上前制住了准备再次逃跑的贼。 最后两个人将之带回所属派出所,饿得肚子乱叫的时候,唐昊才想起,“孙翔,你买的方便面在哪儿?”

         尽管做着不惹人注目的工作,却有着最耀眼的青春。


法医

        张佳乐刚交上一份报告,整个人瘫在办公室长座椅上不想动。手边的一份报告书被他翻开扫看过几行又合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估计是其他法医放在这里的报告副本。休息时间不长,张佳乐就被叫起来去看新的死者。

         冰凉的尸体被冷光灯映照得更为苍白。张佳乐正在仔细检查并记录下来。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放过,直到他看到尸体手臂上的细小孔洞,随后抽出一些早已冷却的血液回去化验。

         “这才是问题所在。”他笑着说。

         张佳乐的报告推翻之前所有推论,受到质疑,但年轻的法医仍旧坚持。直到真相大白。

         只为自己认定的事坚持着绝不动摇。


毒品交易

         喻文州坐在柔软真皮沙发上,脸上的笑容淡然温和。似乎他眼前的巨额现金和被法律严令禁止的包装好的毒品只是普通商物交易。喻文州稍微侧过头,看着他的下家,不动声色又让人不得不严谨以待。

        “最近风声会紧,要停一段时间,期待下次合作。”

        捕捉到对方眼中的些微不自然,他并没有过多表示,起身出去,却在下一刻吩咐,“他不需要再回去了。”

        装了消音器的枪支声音很小。对方鲜血浸透地毯,喻文州指尖抚过钞票,仍旧笑容不改。

        失误,被看到一次就可以了。


黑客

        电脑主机噪音极低的运转不停,周泽楷双目注视着显示器上的一串串数据不断跳跃。他也不记得这是第几个被自己黑掉的服务器。帅气年轻的脸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丝笑意。周泽楷双手落在键盘上快速敲击发出轻快声音,输入一条命令。

        目标数据库的防火墙被迅速瓦解,犹如神枪手一般,攻势快速不拖沓,以最快的手法及最有效的方式达到所有目的。

        作为一个黑客,他还是会消除痕迹以防止被追查,尽管地址已经被提前隐藏好,但考量过后他还是进行着这次操作。

        将所需数据打包传输,周泽楷拿起刚收到消息的手机,看着银行提示还是笑了笑,又回复了另一条跳进来的短信一串数字。

         这又是他的另一份新订单。


职业杀手

         张新杰背着包穿行在喧闹街市上,人群熙攘而他心无旁骛,只有击杀目标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他看了时间,还有十五分钟。

         张新杰来到早已计算过的最佳地点。黑暗一片的楼顶,光亮从下面映上来,却只能让他将目标看的更为清楚。

        还有五分钟。

        一步两步,张新杰看着目标进入他事先算好的击杀位置。准星瞄中快速射击,一枪毙命。一切都在计划中,未有差错。

         人群慌乱中,他收拾好东西,当然,只有一副手套,也是为了防止留下指纹才戴上,枪被留在楼顶,张新杰换过外套平静走出去,摸出震动不停的手机,简单回复后推了推眼镜,消失在人流中。

        时间刚好。


诈欺师

        西装革履的商务精英形象总是会得到更多的好感,和信任。王杰希手持并不真实存在的合同,坦然神色却让人无从怀疑他所说话的真实度。

        然而,最重要的一条是。当站得越近,视线就越狭隘,看到的也就越少。每人都在考量他面前人所提供的信息。而王杰希对自己所做的,持有绝对的信心。他不会被戳破,因为事情的走向,都在料定范围内。

        只要对方签下字。王杰希就会得到他预料的财富。

        “当然,如果还是抱有怀疑态度,我也不会拒绝其他方式的考察。”他说着,神情认真严肃,并不是毫无准备,也不会出现纰漏。

        一切只为了最后的利益。

        而对方已经相信了眼前王杰希所提供的一切,他觉得已经站得够近。

        正中下怀。


情报贩子

        黄少天的住处永远堆积着各种报纸文件。他抬起头,露出个充满阳光的笑容,即便手边整理来的信息是多少机关拼命想要隐藏不被世人发现的绝密,他也不会为此太过惊讶。

        黄少天的冷静永远被掩盖在多话之下。再想从黄少天的口中得到消息,也不能去揣摩他话里的消息,别说多数时候只是在谈天气食物,就算他提起,也只会是让对方听后渴求得到更多情报。而这个时候,就该是讨价还价了。

        “既然你想要我也不会不卖,但这样我多赔本啊对吧。所以呢,价格你看着给,不过我提醒你哦。价格也决定情报的质量。你可别当做是菜市场选购大白菜啊我告诉你。”

        他想说的时候,都会说出来,他不想的话,什么都得不到。


军火走私

        冰冷枪支被油纸包好放置在箱子中,而叶修就坐在箱子上手挡着风点烟来抽。一脸的懒散遮住他眼中谨慎,无论周围会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察觉得到。却依旧是满不在乎的开口,“你说这要是突然杀出几个警察同志,我是不是就栽这儿了?”

        对方的不悦显而易见,叶修并没有太多的客套,只是起身踩着箱子没有任何交过去的意思。伸手拿出枪再顶上弹夹的动作熟练至极,像是摆弄玩具一样以枪口指着对方。“其实哥今天把货给你也就真出不去了。不如你和我一起吃个宵夜?”

        笑意满满的邀请,不应该用命来拒绝。


评论(9)

热度(7)